亚洲城


产品中心

公司地址:佛山市南海区桂城夏西紫金城商务中心440室

联  系  人:陈小姐

联系电话:0757-86712892

邮    箱:http://www.great-taiwan.com

传    真:0757-86712892

关于

他的画卖了十几亿却“穷”了一辈子!

作者:亚洲城   发表时间:2019-09-07 10:47    访问量:

  一向以风景作品著称的吴冠中,其人体画风格也十分独特。不论是油画,还是中国画,吴冠中总是主张把点、线、面、色调的韵律、节奏和相应的情感态度置于首位,他的人体作品也不例外。

  其人体画,融入了绘画的形式法则、音乐化的表现与他独有的诗意般的意境抒情,从而显得朴素而意味深长。对于裸露,他则认为:人之初,即赤裸,而人们欣赏美,多半源于人体本身的美。

  他曾用了很长时间去描摹人体之美,并坦诚地说,学艺生涯,前半辈子基本在油画人体中讨生活。

  在中国,有关人体模特争论了有一个世纪。徐悲鸿、刘海粟大师作过奠基性贡献。

  1965年,中央美院写信给毛主席,毛主席指示可以画模特,可转年便是“文革”,以人体为主题的创作,便也因此搁浅了,而吴冠中创作方向以及对于人体创作热忱,也是由此转变和沉寂的。

  一场“”,吴冠中所有的人体作品,无论油画及速写,包括作品的照片,统统烧毁,吴冠中眼中的艺术美神成了妖孽,他曾这样形容那段时光:苟全性命于乱世,谈不上艺术了。

  90年代,吴冠中痛定思痛,时时怀念消失尽的人体作品,感叹那半世情缘,永付东流了。

  于是他终于下定决心,借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的教室,雇模特儿重画了人体画,并像学生上课或教课一般,天天不迟到,坚持画了一个月。

  对于人体画的执着,也让吴冠中的人体作品独树一帜。在画过一批人体后,忽然有一天,吴冠中想起了女娲,女娲该是裸体的,裸体的女娲要补天,她用什么物质补天呢,她只有一个赤裸裸的身躯,于是她以她的身体补天。就此,吴冠中灵感一来,便画出了下面这幅《补天》。

  《补天》中一个裸女的背影,张开双臂作托天状。画幅中流露出的一种朦胧的感觉,一种顶天立地的愿望,在黑暗的沉沦中的不屈,令人观之震撼。

  在《坡》这幅人体画中,女人俯伏在她的手臂上,她的身体作极不舒服的扭转,我们看不见她的表情,但却本能的感觉到她并非睡眠,她甚至也不是沉思,也许说她是个女人体是不准确的,因为她是一种精神,一种在抑制中寻求解放、在尘土里想象飞翔的精神。

  吴冠中的人体画,可以说超越了单纯的写生层次,拉开了和通俗性裸体艺术的距离,他站在更高的程度进行真正的艺术探索,将灵魂的纯真奉送给观者。

  1949年末,“法兰西三剑客”(又称“留法三剑客”,其他两位为赵无极、朱德群)之一的吴冠中决定回国发展,那时30岁的吴冠中,并没有想到,这次归国,于他来说是一个人生转折。

  刚回国的吴冠中不巧遇上了文艺整风运动,那时的他被批成了“资产阶级形式主义堡垒”,从法国学来的人物画更是被批判为“丑化工农兵”。

  在被下放到石家庄李村时,吴冠中从早到晚地进行劳动,背朝青天,面向黄土,没有空闲的手去触摸绘事。

  后来偶尔有休息日允许作画了,他就顾不上疲惫的身子,背上当地特有的一种粪筐,装着马粪纸压制的小黑板,刷上一层胶,一头扎进了村间写生,画画时就把粪筐放下作了画架。累了就忍忍,饿了就嚼窝窝头,却一点也不觉得苦。

  青高粱、红高粱、玉米、丝瓜、棉花、野菊……吴冠中一系列的农村油画,便是在这不起眼的“粪筐”中诞生的,因当时常常借老乡的粪筐代替了油画架,他还曾一度被同学们笑称为“粪筐画家”。

  后来在回忆这段背着粪筐创作的日子时,吴冠中更是认真地表示:“我珍视自己在粪筐里的画、在黑板上的作品,那种气质、气氛,是巴黎市中大师们所没有的,它只能诞生于中国人民的喜怒哀乐之中。”

  1964年吴冠中染上肝炎,久治不愈,每天没有食欲也无法作画,他几乎想以自杀了结人生的苦难,但他还是咬牙坚持了下来……

  紧接着,1967年文革爆发,吴冠中不仅失去了创作表达的自由,还被抄家,连生命都遭到了威胁。为了保命和生计,他放弃了一些题材的创作,搞过翻译,也曾遭过无数次退稿,其创作也朝着更为稳妥的风景画转变。

  吴冠中一生钟爱写生,堪称“画家中的徐霞客”,他拿着画笔,足迹遍及了中国的大好河山,而不仅限于江南水乡:登过黄山、翻过雪山、爬过武夷、游过桂林……野外写生是件很艰苦的事情,但吴冠中专注起来可是不要命的。

  有一次在贵州的一个村庄,那个地方人养猪、厕所都在一起,苍蝇满处飞。他就坐在那里埋头画画,一旁的小孩对他画画不感兴趣,就数他背上的苍蝇,不想一数就是81个。

  吴冠中也曾这样形容自己的创作:“从艺以来,如猎人生涯,深山追虎豹,弯弓射大雕,搜尽奇峰打草稿。不获猎物则如丧家之犬,心魂失尽依托。在猎取中,亦即创造中,耗尽生命。”话语中,足可见其刻苦至深。

  2016年,吴冠中《周庄》油画以1.3亿元起拍,经多轮竞价,最终2.36亿港元成交,刷新中国油画拍卖纪录。此画以黑、白、灰三种颜色为主,在点、线、面的形式元素组成中,不仅看得到江南的小家碧玉,更看得到江南人的大气,是艺术市场上目前所见最大尺幅的吴冠中佳作。

  近几年,身价倍增的吴冠中,生活中其实是个性格怪癖的老头,在很久以前的一个电视采访里,当时他已名声大噪,人来人往皆衣冠楚楚,唯他衣着朴素,人又干瘦,与人走在一起,只觉他是误入华宴的寒子,但他还是极其坦然。

  晚年的他住在一百多平米的简装房里,在这个被吴先生称作“下蛋的窝儿”的家里,有个不足五平的袖珍书房。除了靠墙两个装满画册和书籍的铁架子,就是临窗一张比课桌略大的书桌和一张椅子。椅子拉开就几乎顶到了书架。

  家里更是没有挂名家墨宝,惟有迎门的墙上挂了一幅由老人最爱的西方画家梵高的油画织成的挂毯铭志,与现今有些艺术家的“豪宅”相比,简直就是陋室一方!

  在吴老家附近有个理发店,对老人有优惠,那时剪发只用三块钱,勤俭持家的吴冠中就是那的常客。吴老日常饮食也很节俭,喜欢吃家楼下的天津煎饼,有时会叫保姆买来吃,可有段时间他却不吃了,卖煎饼的妇女说,其实吴老很想吃,只是人一老,牙就不好,咬不动了。

  周围的邻居们只知道这个很不起眼的老头是个画家,却不知道他已经是个上拍作品上千件(次)的艺术大咖,当听说吴老的一幅画动不动就能卖到几千万、几亿时,许多邻居竟表示大吃一惊。

  见过吴冠中的人都知道,他是个削瘦的小个子,脸上总带着一种忧伤的情绪,两颊凹陷,低调到不行。但看上去弱不禁风的他,一旦遇上自己感兴趣的话题,却双眸如炬,声音也变得异常高亢,即便到了人老头发花白的年纪了,也是如此。

  2010年6月25日23点52分,吴冠中在北京逝世,先生在去世的86天前,才查出肺癌晚期,在此前,老人家身体健康状况良好,三个月前还会每天在家附近的公园中遛弯。

      


亚洲城,亚洲城app,亚洲城官网登录
 亚洲城 | 网站地图